受贿801万,4912万财产来源不明,北京野保站原站长一审获刑13年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厦门虾米新闻

    被留置前,王民中任站长近19年。手中的麝香、穿山甲片、羚羊角等野生动物制品库存认定、销售审批权,早已沦为其敛财、寻租的工具。


    与一些中药材商人相识后,王民中一次次向对方开口:买房差钱,装修房子要用钱,要买家具……屡屡得手数十万至上百万元。落马后,许多送过钱的商人,他连名字都“想不起来了”。


    一位在案证人描述,为加快办理麝香经营利用许可,他用拉杆箱装了150万元现金送给王民中。另一位中药商作证时直言:“钱不给到位审批就一直拖着、杳无音信,钱到位了审批就能顺利下来。”


    红星新闻记者近日独家获悉,王民中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已被一审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法院认定,王民中收受多家药商等人的贿赂801.9万余元,另有4912.5万余元财产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


    10月11日,红星新闻记者向王民中的辩护律师确认,一审宣判后,王民中未提出上诉。


    穿山甲 资料图 图据ICphoto


    野保站长频频向药商张口:


    买房差钱,装房子要钱,要买家具


    法院判决显示,现年59岁的王民中从2000年8月起担任北京市野生动物保护自然保护区管理站(以下简称“野保站”)站长。野保站为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


    2019年4月,王民中因涉嫌职务犯罪被留置,同年10月被逮捕。过去近19年里,王民中多次在媒体露面,介绍一些事关野生动物保护、救护的情况和感人事迹。不过,他的另一面却是,不断将野生动物制品库存认定、销售审批权,作为自己敛财工具。


    据法院判决记载,杨某是北京某中药饮片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某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他作证时描述,自己与王民中因公司要在野保站审核穿山甲片和羚羊角等中药材的报批手续而相识。


    王民中作为审核人员,从2006年开始对杨某的某中药饮片公司、从2009年开始对某药业公司的麝香、豹骨、穿山甲片、羚羊角、蕲蛇等野生动物制品的库存认定、销售申请进行审批,签署了多个同意意见,使两家公司获取了多个行政许可,完成了多笔野生动物制品交易。


    “2009年,王民中说买房差钱,我给了他50万元现金;2012年,王民中说装修房子要用钱,我又给了他50万元现金;2013年上半年,王民中说要买家具,我又给了他40万元现金。”杨某说,2018年9月,他去王民中办公室催一个三千公斤羚羊角的批文,王民中再次开口“借钱”,他又给了王民中260万元现金。


    杨某坦言,公司有求于王民中,所以对方开口要钱,不管是真借还是假借,他都会给。之前,王民中确实帮公司办了很多事,很多审批都挺快,所以,他也想感谢王民中。


    据法院查明,除先后4次收受杨某送的400万元现金,王民中还收杨某送的两块价值72万余元的百达翡丽手表。


    用拉杆箱装了150万现金


    药商:钱给到位审批就能顺利下来


    法院判决认定,2006年至2019年间,王民中利用其担任北京野保站站长的职务便利,为北京某中药饮片有限公司等十家单位在公司经营等事项上提供帮助,收受这些单位负责人贿赂款物共计801.9万余元。


    刘某是做麝香生意的。据刘某的在案证言,2018年9月,他将王民中约到酒店,告诉对方他有一单麝香的审批在办理,后续还有两三单和北京同仁堂签订的麝香购销合同,也需要在北京野保站办理审批,希望王民中帮他办理得快一点,用拉杆箱装了150万元现金送给王。


    北京另一家中药饮片有限公司股东、杨姓负责人作证时坦言,他们公司要销售野生动物制品,审批权就在北京野保站,王民中是站长,钱不给到位审批就一直拖着、杳无音信,钱到位了审批就能顺利下来。这也是他分三次给王民中送钱的原因。


    北京一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主要经营珍稀动物养殖以及珍稀动物药材等生意。总经理郑某的证言描述,2016年上半年,公司将三吨穿山甲片进口回国后,放在库里存着。2017年七八月,公司想对这批库存的穿山甲片进行进口库存认定。


    “只有认定为进口库存再进行贴标后,才能进行运输以及找下家进行销售。”郑某说,根据国家相关规定,需要北京野保站组织专家到现场认定,他为此找王民中咨询过。


    郑某在证言中称,2018年初,公司正式向北京野保站提起认定库存穿山甲片为进口库存的申请,几个月里,野保站一直没有安排专家到公司认定。他打电话或到王民中的办公室问过几次,都没有安排。


    期间,公司又有一批208公斤的麝香,也需要北京野保站进行库存认定,申请材料递上去后,同样是很长时间没安排专家到公司进行认定。


    据郑某描述,2018年9月,他把装有20万元现金的棕色手提袋送到王民中办公室,希望对方尽快办理其公司申请的穿山甲片和麝香的库存认定。过了十天左右,穿山甲片的库存认定就批下来了;再过一个月左右,麝香的库存认定也批下来了。


    图据ICphoto


    跑了十多次没办下来


    药企暂发当月部分工资凑20万送礼


    野保站站长并非大官,可对那些药企而言,是掌握着公司的命根子。王民中手中的权力“含金量”很高。一些药商求他办事时,除请客洗澡、吃饭、送礼,还得用钱表达“心意”。


    北京一家中药饮片厂主要经营中药饮片,产品主要销往各大医院和连锁药店。总经理张某在其证言及自书“事情经过”中描述,公司有一些库存的穿山甲片和羚羊角,根据规定,如果不经过野保站的认定批复就不能流通使用,他想找王民中办理这件事。


    2018年上半年,张某找到王民中单位,但王民中对他“爱搭不理”。过了一两个星期,他约王吃饭,对方答应并选在一家温泉宾馆。吃饭时,他提出希望王民中能帮忙。临走时,他给了一个茶叶礼盒,内装3万元现金和一些海参,王收下了。


    之后,他们又两次约在那家温泉宾馆,洗澡、吃饭、说事、送礼,重复着这样的事。2018年9月,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同意了该公司将库存的赛加羚羊角515公斤、穿山甲片650公斤加工后销售给定点医院。


    北京一家药业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请王民中帮忙办理穿山甲片、赛加羚羊角及麝香库存认定时,同样是将王民中约在一家洗浴中心,洗澡、吃饭、说事、送钱……


    在涉案的这10家公司中,竟有一家药企暂发当月部分工资,才拿出20万元礼金送给王民中。北京某药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于某证言称,2016年左右,国家对穿山甲片的管理越来越严格,没有野保站发的许可证,医院都不要他们的产品,所以,公司迫切需要办下这个证。公司的人跑了十几次都没有办下来。该公司总经理赵某证言称,公司开会决定,暂发当月部分工资,准备给王站长送20万元礼金,以促成办证之事。


    法院判决中摘录了该公司的会议记录:“会议认为,为了扭转销售下滑,冒险也要办理许可证,并决定暂停发放公司高、中层领导的工资奖金,拿出20万元送礼。”


    想不起谁送的


    4912万财产来源不明


    据一审法院查明,除了犯受贿罪外,王民中还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他涉职务犯罪问题被立案调查,即与自己及前妻名下有巨额财产相关。


    法院认定,2003年至2018年间,王民中在担任北京野保站站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并多次收受请托人给予的现金、黄金制品、象牙及犀角制品等物。


    期间,王民中及其前妻傅某等在银行存现共计3963.5万余元;在王民中、傅某居住的家中及傅某租用的房屋内,查获并扣押现金共计1414万余元;扣押奢侈品手表19块,经鉴定价值220.5万余元;扣押金条、金如意、金饰品等45件,经鉴定价值78.4万余元;扣押象牙、象牙制品165件,经鉴定价值310.6万余元;扣押犀角杯、犀角挂件等18件,经鉴定价值30.6万余元。以上共计6017.8万余元。


    法院认定,查获王民中的上述财产中,扣除王民中、傅某合法收入及认定受贿所得外,仍有4912.5万余元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


    王民中在供述中承认,傅某名下大额的银行存款,都是他从外面收的钱,主要是经营象牙的商人送的。那些商人通过他把象牙经营利用的许可申请递交给国家林业局,为了感谢而给他钱,数额非常巨大。从2005年开始,直到2017年国家停止了所有象牙的经营利用,时间跨度十多年,很多给他钱的人,但名字想不起来了,一般每次给10万、20万元好处费,十几年积攒起来,共收了三四千万元。


    王民中供述称,2019年3月19日,傅某在首都机场被阻止出境后,他们统计了这些年从外面拿回家的好处费,“傅某告诉我,大概有3000多万元,我当时听到这个数额后,自己都惊着了。”


    傅某在其证言及自书材料中描述,她和王民中在2011年为买房办了离婚手续,实际还是夫妻。出境被阻后,她回家清点了家里的现金和银行存折,并把家里王民中收的东西分类,然后去租了房子,将打包好的东西放到出租房,有金如意、手表、首饰、存折、银行卡等。


    “我还用剪刀刮掉了一些金条的编号,因为金条上的编号可以查到谁买的。我转移财产、刮掉编码,都是为了减轻王民中的罪责。”傅某说。


    不过,这些都无济于事,并无法掩盖王民中贪腐之事。2019年4月15日,王民中经电话传唤到案,第二天便被采取留置措施。随后,他主动交代了自己的受贿事实。


    2020年7月23日,法院对王民中案作出一审判决:鉴于王民中受贿犯罪系自首,如实供述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事实,能认罪悔罪,自愿适用认罪认罚制度,其犯罪所得款物已全部追缴扣押在案,故对其所犯受贿罪依法减轻处罚,对其所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依法酌予从轻处罚。


    最终,法院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王民中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80万元;追缴王民中5373万余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红星新闻记者 高鑫 北京报道


    编辑 官莉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