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禄堂前辈练拳最重要的体悟,拳即是道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厦门虾米新闻

    孙禄堂前辈是近代由拳入道的唯一之人,以自身证得拳术与丹道是一理,其练拳体悟对我辈有很大启发,常读其文,以明其理,以感其意,以证吾身。更是写出了拳术的最高境界,不见不闻之知觉,已非常人可度,唯心向往之。


    对孙先生所言,以自身练拳和打坐体悟,略作解读,以使读者更能领会其意,虽有狗尾续貂之嫌疑,希望读者切莫挑剔,常言道“百善孝为先,论心不论迹,论迹贫家无孝子;万恶淫为首,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少完人。”读者能明白作者一片至诚之心就好。




    余自幼练拳以来,闻诸先生之言,云:拳即是道。余闻之怀疑。


    说明孙先生听说拳即是道,已经很长时间了,但开始没有什么相关体悟,自然有所怀疑,圣人也是常人做的。现在同样有很多人对此也有怀疑,怀疑是很正常不过的了,毕竟道是不见不闻,拳多以技击闻名,不明真意自然难以明了彼此关系。那时候估计书籍文章也不像现在这么丰富和方便,相关著作少了很多,孙先生有怀疑乃人之常情,难得的是孙先生能坦然述之,而不是故作高明,只此一点就非常值得我们学习,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


    看现在有些大师,故作神秘,打不过就是打不过,非说什么高术莫用,要不就是无为法,非玄即道,佛言佛语,所图非名即利,实不过混口饭吃而已。


    至练暗劲,刚柔合一,动作灵妙,一任心之自然,与同道人研究,彼此各有所会。


    暗劲还在技击之范畴内,已是高手,,动静处中和,内外三合随心所欲不逾矩,但离入道尚有距离,和打坐的境界感受还没有多少相同之处。同道人当是其它武术爱好者,不一定是形意和太极,八卦,拳术当是有所得,有所悟,既使功夫不如孙先生,也有自己的特殊之处,所以孙先生说彼此各有所会,大家在身体技法上各有不同,体悟有别,各有所长。


    惟练化劲之后,内中消息与同道人言之,知者多不肯言,不知者茫然莫解,故笔之于书,以示同道。倘有经此景况者,可以互相研究,以归至善。


    此段展现出孙先生之光明磊落之善心,希望同道能互相研究交流,印证,提高拳术。先生肯讲出此中消息或为他人之不传之秘,所谓秘者实无可秘,乃人之自私之心,若心光明,何秘需藏?我辈当学先生万不可扫帚自珍。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以归至善,即止于至善,修身之极也,至善者道也,上善若水,水之善,利万物而不争,故几于道。上善几于道,至善等于道。


    说明孙先生之追求并非是技击和名利而是至善,是道,也为我辈后学之目标树立清晰的方向。当以悟道为本,切勿本末倒置。




    余练化劲所经者,每日练一形之式,到停式时,立正,心中神气一定,每觉下部海底处(即阴桥穴处)如有物萌动。初不甚着意。每日练之有动之时,亦有不动之时,日久亦有动之甚久之时,亦有不动之时,渐渐练于停式,心中一定,如欲泄漏者。


    化劲之后练法简单,只练一形之式,当为形意拳中的一形。提示我们练拳不要贪多贪杂,千招会不如一招精,我练拳突破也是因为有一段时间只练转胯一个动作而脊柱松活有所悟有所得。海底即会阴处有物萌动,当为自己跳动非人为有意。


    如欲泄漏者,如此之觉可谓秘已,然先生将体悟之渐进变化过程详细描述,我们练拳若有体悟可以对照相应,以免不知所措。


    想丹书坐功,有真阳发动之语,可以采取。彼是静中动,练静坐者,知者亦颇多,乃彼是静中求动也。此是拳术动中求静,不知能消化否,又想拳经亦有“处处行持不可移”之言,每日功夫总不间断。


    看此段可知孙先生定是读过不少丹书,明白打坐之法,知打坐时活子时一阳来复当采取但不知采药之法,看此段意思应该坐功练的不多或者打坐没有真阳发动的现象,并未采过药,没有处理过这样的情形,所以会有动功是否可行的怀疑,并没有采药看后文当是不知方法。只是继续如前练拳。


    以后练至一停式,周身就有发空之景象,真阳亦发动而欲泄。此情形似柳华阳先生所云:复觉真元之意思也。自觉身子一毫亦不敢动,动即要泄矣。心想仍用拳术之法以化之。


    身体感觉继续加深,如打坐站桩之身空体验,想必打坐的朋友当有所感知,但真阳亦发动而欲泄,在打坐中很多人也会出现,但是打拳这个体验的人就很少了。太极拳被人叫做动态的冥想是有道理的,而且有研究表明太极和打坐一样增厚大脑皮层的厚度。不只是太极,内家拳都应当可以。


    内中之意,虚灵下沉,注于丹田,下边用虚灵之意,提住谷道,内外之意思仍如练拳趟子。


    用意的重点来了,注意力放在丹田,武术中的丹田一般就是指下丹田,同时提肛,意念还不要太重,身体之各种要领感觉和打拳一样。也可以理解为就在站定之后打默拳,就是心里打拳身体不动,完全的是用意念打拳,打默拳和身体动打拳的身心感受是一样的,这取决于觉性是否够,觉知力是否够强,觉知力越好打默拳的效果就越好。


    一般意注于丹田片时,阳即收缩,萌动者上移于丹田矣。此时周身融和,绵绵不断。


    阳收,阳气归于丹田,达于周身,故能融和。




    当时尚不知采取转法轮之理。


    看后文转法轮应当就是采药方法,此时尚不知道如何处理。


    而丹田内,如同两物相争之状况,(无此觉受,不好多说,望高人告知)


    四五小时,方渐渐安静,心想不动之理,是余练拳术之时,呼吸二息仍在丹田之中,(打拳时采用腹式呼吸,气沉丹田)至于不练之时,虽言谈呼吸,并不妨碍内中之真息,并非有意存照,是无时不然也。(腹式呼吸已成习惯成自然成潜意识自主运行,有人称为真假腹式呼吸,有意为假,无意方真,当为逆腹式呼吸)


    庄子云:“有真人呼吸以踵”,大约即此意也。(有真人呼吸以踵的意思孙先生也不是百分百肯定,只能说大约吧,此有很多理解,当不是仅仅呼吸在丹田,而应当达四梢才能叫以踵)因有不息而息之火,将此动物消化,(相争之两物安静,即为消化,逆腹式呼吸效果佳)畅达于周身也。


    以后又如前运用,仍提在丹田,仍是练拳趟子,内外总是一气,缓缓悠悠练之,不敢有一毫之不平稳处,动作练时,内中四肢融融,绵绵虚空,与前站着之景况无异。


    道本自然一气游,空空静静最难求,得来万法皆无用,身形应当似水流。讲的正是此处。内外六合,用意不用力,绝不可窜蹦跳跃。内在感受与站立时是一样的,动亦静来,静亦动。难处就在意相同。


    亦有练一趟而不动者,亦有练二趟而不动者,嗣后亦有动时,仍是提至丹田,而动练拳之内呼吸,转法轮用意之用于丹田,以神转息而转之,从尾闾至夹脊,至玉枕,至天顶而下,与静坐功夫相同,下至丹田。


    此段言明练功之逐渐进步,每次感觉不是总是一样,转发轮就是静坐采药方法,现在气功叫做意通周天。有人说气足周天自转,看来也未必尽然,还要有意参与,尽信书不如无书。


    亦有二三转而不动者,亦有三四转而不动者,所转者与所练趟子消化之意相同。以后有不练之时,或坐立,或行动,内中仍以用练拳之呼吸,身子行路亦可以消化矣。


    此时住行坐皆在练功,在内不在外,在意不在形,呼吸沟通内外,尤为重要,不可轻视。


    以后甚至于睡熟,内中忽动,动而即醒,仍以用练拳之呼吸而消化之,以后睡熟而内中不动,内外周身四肢,忽然似空,周身融融和和,如沐如浴之景况。睡时,亦有如此情形,而梦中亦能用神意呼吸而化之。因醒后,已知梦中之情形而化之也。


    睡中真阳发动,有觉而醒,采药练拳一样的逆腹式呼吸,四肢似空,进入定中,因逆腹式呼吸已经进入潜意识可自主运行,故梦中能自化。此段显示卧中之练拳。


    以后练拳术睡熟时,内中即不动矣。后只有睡熟时,内外忽然有虚空之时,白天行止坐卧,四肢亦有发空之时,身中之情意,异常舒畅。每逢晚上练过拳术,夜间睡熟时,身中发虚空之时多;晚上要不练拳术,睡时发虚空之时较少。


    一天不练自己知道,十天不练别人知道。熟睡之时可谓致虚极,打坐可入定,练拳乃至行止坐卧都可以入定。打坐有通过打瞌睡练入定的方法,入睡和入定有时只差一线,区别只在有觉和无觉。


    以后知丹道有气消之弊病。自己体察内外之情形,人道缩至甚小,消除百病,精神有增无减,以后静坐亦如此,练拳亦如此,到此方知拳术与丹道是一理也。


    此现象和佛家的马阴藏相很是类似,应是全身经脉通畅,心清气和,精藏神聚。


    以上是余练拳术,自己身体内外之所经验也,故书之以告同志。


    能详细写出如此经验的特别少,从初期感受到后期可谓全面,所以此篇文章甚为珍贵。


    拳术至练虚合道,是将真意化到至虚至无之境,不动之时,内中寂然,空虚无一动其心,至于忽然有不测之事,虽不见不闻而能觉而避之。中庸云:“至诚之道可以前知”,是此意也。能到至诚之道者,三派拳术中,余知有四人而已。形意拳李洛能先生,八卦拳董海川先生,太极拳杨露禅先生,武禹襄先生。四位先生皆有不见不闻之知觉。其余诸先生,皆是见闻之知觉而已。如外有不测之事,只要眼见耳闻,无论来者如何疾快,俱能躲闪。因其功夫入于虚境而未到于至虚,不能有不见不闻之知觉也。其练他派拳术者,亦常闻有此境界,未能详其姓氏,故未录之。


    可见孙先生当也有不见不闻之觉知。内中寂然,空虚无一动其心,显然是处于定中,获得神通,显露一些神奇之处并不稀奇。练拳从何处入手,归于何处,此篇文章尽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