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过后的科索沃,年轻妈妈问:能帮我和孩子们拍张照片吗?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厦门虾米新闻

    科索沃“独立”的历史,很多中国人都知道;北约轰炸南联盟所关联的一件事,中国人更加不会忘记。


    我当时的旅行路线,是要从阿尔巴尼亚的首都地拉那出发,依次去扫前南斯拉夫解体后的若干国家;从地拉那坐长途汽车去黑山,必然要穿过科索沃的“首都”普里什蒂纳


    那就去科索沃看看吧。


    之所以对其“首都”加上引号,是因为虽然国际社会大都承认了科索沃,但中国、俄罗斯以及塞尔维亚,并未承认其独立。


    原创照片:普里什蒂纳的街头涂鸦


    原创照片:井盖上有普里什蒂纳的字样


    战争的硝烟虽然散去,但科索沃自身的实力,仍无法保持其“独立”的现状。


    于是,在普里什蒂纳的大街上,依然可以看见北约驻科索沃的维和士兵。


    维和士兵并不拒绝我们提出来的合影要求——但军人就是军人,你看他们合影时,都是同一个背着手的动作。


    原创照片:普里什蒂纳街头,与大兵们合影


    除了偶尔可见的北约士兵,大街上基本就看不见战争过后的痕迹了。


    普里什蒂纳的主干道上,车来车往。这条主干道以前叫什么,我并不知道,只知道为了向美国示好,它现在已经更名为“布什大街”。


    还有一条“克林顿大街”,才是站在科索沃的立场,该去被“感恩戴德”的正主。


    我不大想去看那条街,以及那条街上克林顿的雕塑——克林顿是用战争手段帮着科索沃实现的“独立”,但那尊雕塑,我查过资料,却是一个类似大学教授的学者味道。


    原创照片:街道路牌上写的是“布什大街”


    刚好赶上周末,普里什蒂纳市中心的步行街,就显得十分热闹。


    孩子们正在广场上举办自己的作品画展,我看了看,也没有作品是以战争为主题,基本上就是回归到纯艺术领域的现代派、抽象派。


    孩子们看看自己的作品,看看别人的作品,叽叽喳喳的都很欢乐。


    当她们看见我的镜头时,会转过身来,给我一个友善的微笑。


    原创照片:其中一幅孩子们的绘画作品


    原创照片:参加画展的女孩子们


    普里什蒂纳最惹眼的建筑,是特蕾莎大教堂。


    因为它的规模和高度,对科索沃而言,已经算是很大的建筑了。


    然而它还在维修——不知道是因为欧洲教堂总是要修很多年,还是局部受损于不久前的那场战火。


    原创照片:科索沃的特蕾莎大教堂


    因为是周末,普里什蒂纳大学里面很安静。


    大学里的校舍,也都比较老旧了;草坪也没有什么打理,完全是在自然生长。


    偶尔会从大学里进进出出几个学生,打扮得既年轻,又时尚。


    原创照片:从校园里走出来的大学生


    原创照片:普里什蒂纳的大学校园


    回到步行街,看来来往往的人,拍几张照片。


    有一位年轻的妈妈走过来问:你是游客吗?


    我点了点头。


    她笑呵呵地问:你能帮我和孩子们拍张照片吗?我们这里很少看见你这样的相机。


    我说:当然可以。


    就拍了一组照片,她抱着小Baby,旁边站着自己的小儿子。


    年轻妈妈看完照片预览,选定了这张,冲我竖了竖大拇指,很开心的样子。


    我掏出手机,请她留下自己的E-mail,后来把照片发给了她。


    原创照片:这是她自己选定的一张照片


    原创照片:普里什蒂纳步行街上的小女孩


    原创照片:普里什蒂纳步行街上的女孩


    大街上阳光灿烂。


    孩子们跑来跑去。


    虽然居住于巴尔干半岛的人们,差不多每一代都经历过至少一次战争,但至少现在是在和平期。


    先把和平的日子过好吧。




    关注,分享旅行。


    文字原创首发,照片全部原创。


    未经允许拒绝任何转载!头条站内转发请注明原作者。